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亲爱的朋友,欢迎您常来坐坐。

朋友,欢迎您常来坐坐,离开时请留下困惑把快乐带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实录记(7)  

2016-07-27 14:41:13|  分类: 【原创】实录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也算我离婚后的第七个女人,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?是这段恋爱,是恋爱又非恋爱,但是从很多言语中剖析,的确,好象是在恋爱,因为,我俩马拉松式的谈了三年

           她告诉我她叫高蓉,湖北人,一米五五的个子,今年二十六岁,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:她人十分精致乖巧,一口漂亮的标准的普通话,你背听此音,你首感的一定是这女人:美丽、漂亮、温柔、柔情、可爱,当然一切赞美的词语盖在她身上,一定不会滥用,她就是先声迷人让我留恋她的。

          我告别了第六个女人,心情有些沉闷,恰好这时我正好有休假机会,我便独自出门远游了。

          我这次出门旅游目的地是海南,虽说我多次来过海南,可就留恋这里的天高云淡,和那冬日暖阳,休闲躺于沙滩上的沙滩椅上,闭目养神,遥看远处碧蓝的天空与碧蓝的大海相连,品着渔民用木碳烧烤的海鱼、海虾、海贝,吸着老阿婆递来的金色壳椰子汁,这时的你,心中恐怕只有愉快和幸福吧,是的,我多次游海南,正是去觅这样的快感,只有这些情景和气候才能消去我心中的不悦。

         她是海口某宾馆的大堂经理,那天我随团最后一站入住海口她供职的宾馆,一团人一下车,那疲倦的身子把大堂里的沙发全坐满了,连大堂经理的专坐也被我霸占了,人们只等着导游联系好宾馆房间入住,高蓉她这时正忙于大厅里的迎、送客人事宜,她那甜甜的标准普通话灌入我的耳里,我这才注意这个小巧女人。

        她忙完事宜,来到她专坐桌边,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她的坐位,我立刻从坐位上弹了起来,忙让坐于她,她十分客气:您坐吧,没关系,别客气哦,不行,我不敢坐这位子我嬉笑着回答于她,并快速离开了。

在大厅等导游安排房间,我便和她聊了起来,彼此都很聊得来,话语也投机,导游在叫了,我该过去领房钥匙了,便和她挥手告别。

         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,心里总是惶惶的,空空的,总想下楼来。

        她在门外招呼客人, 在楼下依立门傍和她聊上了,断断续续的聊天,很愉快,她说她很想去四川,很想去成都,可就没时间和机会,她还说她很钟情四川男人,四川男人温柔,体贴,我们常常接待四川旅游团,见过很多四川男人,他们对自已的女人,那简直是体贴到位了,我常被那情景所感动。是吗?那应该去四川走走呀,天府之国,真应该去看看,我不断重复鼓励着,我还承诺她如果来成都的话,我可免费当她的导游。

         她要下班了,天空完全黑下来了,该下班了,我们就这么断断续续聊了两个多小时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们明天离开海口她突然问我道。

         “是,明天下午两点二十的飞机我回答道。

         “哦,来海南吃过海南的地方特色菜没有她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        “天天吃团餐,怎么可能吃海南地方特色菜呀,不过,也不知道海南有何地方特色菜

         “哦,海南的兴隆柠檬鸭,黎苗蚂蚁鸡,姜盐琵琶虾,文昌鸡,东山羊,椰奶咖哩蚵,生汁凤虾球等等,特色菜太多了,我也背不完。

         我趁机邀约她一起吃晚饭,今晚导游本也没安排晚餐。

        “哦,好呀我没想到她会如此爽快的答应了我。我在她的指导带领下,去了一个餐馆名叫代姐大排档的餐馆,餐馆就餐的人很多,她和餐馆老板娘很熟,一有空桌就安排我们就餐了,她点了几个海南地方特色菜,因为我不喝酒,俩人就直接要了两碗米饭开餐了。

         用餐完毕,她抢先付了款,我一身好不自在了,没法,老板不收我的钱。

         我抢先一步步出餐馆,大街上行走的人很多,很热闹,就这么几分钟时差几分距离,几个女人上前和我搭话了,先生,玩不玩一会一个女孩模样的人凑上前和我低声交谈,我知道海南的这些站街女当时在海南很多,特别是在兴隆,我立刻拒绝了。

         她走过来了,她也看到了这个女孩在和我搭话,她说:在海南这种女人很多,不理会她,不和她搭话就不会被粘上

        “我回答。

         我们并臂走在喧闹而又温欣的城市街道上,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,我们聊的话题在扩大,我们聊得很广很广,我们都感觉回宾馆的路太近太近了,我们想聊的该聊的都还没聊够呀,我们互留了彼此的电话后分手了。

        夜深了,夜静了,我满脑子尽是她的身影,夜不能寐呀,我多么盼望她给我打来电话呀,我这么思着想着,嘀、嘀、嘀、嘀、嘀、嘀,房间里的电话铃声真响起来了。

        我翻身侧过去提起电话,电话里立刻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:先生,累了吗?需不需要按摩一下呀,保证让你舒服。我心一紧,烦了,原来是另一拔宾馆站街女,我没开腔便将电话压了。

         夜已深了,我倚窗远望,那喧闹的城市早已隐藏在点点星星灯光之中,轻拂的椰树叶在唱着入夜摇蓝曲,宜人的空气中含着阵阵海风,海南,难眠的海南。

         第二天,我离开宾馆走时,她没上班,没能和她作告别,一路惶惶中又夹含着期盼,我到成都双流机场便用公用电话给她打了一个电话:我已回成都。她正在忙工作,只说了一句话:哦,我正忙,晚上我给你打电话

         期盼晚上早点到来,这天我早早吃过晚饭便守在电话傍看电视,女儿在她自已房间做作业,我便把电视声音调得很小,是怕声音影响了她做作业。

         七点、八点、九点、十点、十点半了,看来今晚没电话来了,我冲了凉上床准备睡觉了,电话铃声响了,电话来了,电话来了,我盼的电话来了,电话里传来了她的声音,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很好听,也很醉人,很诱人,她说:今晚太多事了,才忙完,所以赶忙给你打电话,生怕你睡了

         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多,有个把小时,长话个把小时,聊了些什么,我们谁也说不清楚,不过的确聊了这么久,不过在后来隔天一次的电话聊天,还真是泡电话粥,谁也老舍不得放下电话,我们在电话里逐渐明朗了恋爱关系。她说她春节回家过年把我们的事告诉了她父母,她父母也无意见,只要女儿选择的,她们都赞成,不过,她父母说安家要在父母家,出门打工可以,家必须在老家,今后父母还可以帮忙带孩子。

         意见不统一了,发生了分歧,我不主张在她老家安家,我不能离开成都,她把这事告诉了她父母,她父母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,她是个孝子,我们的恋爱发生了危机。

         后来的电话里,她在极力说服我,要我去湖北。是呀,她是爱我的,为爱牺牲一下自已又有什么不可?可是,我不是单影单身一人呀,我还有一个孩子,这孩子还要在这个城市读书,这背井离乡寻觅爱情,牺牲太大,不现实。

         我们通电话的时间间歇长了,我们通电话的时间少了,我们通话聊天的话题窄了,明显的裂痕了,这不,我们有一月没通电话了,我实在忍不住了,还是给她去了电话,单位说她休假回老家了,我立刻将电话打给她家里,她出门了,她妹接的电话,她妹妹说她姐这次回来,心情很郁闷,成天闷在家里不出门,今天是替她父亲抓药去了。

         “,她妹妹和我常通电话,彼此很熟,她有时还戏称我姐夫,其实当听到这句话时,心里还甜滋滋、美滋滋的。

         这天晚上,我们又详尽的聊了很久,当她话题一转,仍坚持维护父母的观点时,我们已无法再聊下去了,这次通话后,我们几乎断绝了通话,彼此都心累了。

         时间一幌有一年光阴了,我们没通电话没联络了,这天,我记得是在四月底的一天,她来电话了,她和我通电话的第一句就是:我把提包掉了,把你记录的全部信息的本本也掉了,这次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册子里我到了你的电话号码。

她没在海南工作了,现在在上海一宾馆己工作了半年了,是吗?我听了她的叙述,也有几分说不清的酸楚,心中陡升思念,我告诉她:我要来上海看她你来上海?好呀,来呀她迟凝了一会又表示欢迎我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 我们约定她来上海虹桥机场接我,她爽快答应了我。

            下了飞机,出了站口,我在密密码码的人群里寻觅着她,我十分自信的一眼便能认出她来,可出站口接人的人群几乎散尽,我俩都没能找到对方,纳闷,十分的纳闷,除非她没来?她来了又没找到我?我正沿着铁栏杆寻觅时,一个小女孩站在铁栏杆傍边朝我目视着,四目一视,喜出望外,是她,是她,她越变越年青,她越变越漂亮了,我们没有拥抱,没有握手,也没牵手,就这样上了出租汽车,朝中山路上的白玉兰宾馆而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 她早已替我安排好宾馆,她把我带进宾馆房间,小坐了十来分钟,她要走了,她说她明早来带我去逛外滩,去逛南京路,我心一紧,我心立刻变得冰凉冰凉的,这次来我算什么呀?

            第二天,我们去逛了南京路和外滩,晚上,她仍把我送回房间小坐一会又走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 第三天,我什么地方都不去了,生气了,我说我想去找一间茶坊坐一天,第四天上午赶飞机回成都,她陪我坐了一天的茶坊,晚饭去的一个叫四川饭店的地方吃的。照样,我们一到房间,她又要走了,我忍不住了,我大声对她说:你走吧,我明天一早就自个打的离开去机场,你不用来送我了

           她楞了一会,还是走了,头也不回的走了,这夜我彻底失眠了,睡不着,彻夜看电视,凌晨时分,我不知不觉睡着了。一阵急促的门铃把我从梦中搅醒,开了门,原来是她,我没好气的又钻进被窝里睡觉去了,一会她冲完澡宽衣也钻了进来。我没动,不敢动她,我努力克制自已,她发话了:瞧不起我了吗?如果......”,我不可能放下这最后一,我疯狂了,我十分疯狂的占有着她的身体,我使出了全部的激情,我要把她完全吞没,她则象一具僵尸,任我翻来侧去的折腾她都不配合,完毕,半小时后激情完毕,她又去盥洗间了,我木呆的看着天棚,我们在这最后的激情后分手了,彻底分手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